“女生文学网”最新网址:https://www.nswxw.com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女生文学网 > 都市小说 > 平似水,婉如歌 > 第70章 盛世绝色

第70章 盛世绝色(1 / 2)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好书推荐:

假期结束了,一些事可没那么容易过去。

“蓝儿,我的诗被窃了。”上官躺在床上开门见山。思来想去两日,她决定了,先告诉二娘。贺娄第一反应是剽窃,被里鲤鱼一挺,“没王法了!谁啊?谁敢拿您东西献媚!欺君,这是欺君!”

“不是……是纸,是我的文稿丢了,一页……或许几页……”

双拳松了,怒目愈加圆睁,环视了一周,贺娄转颈上去:“您是说……偷东西?”

“对,窃走原稿。”榻上的也坐起来,“不排除背记下来带出去的……但想来,总该离不开这个屋。”

四目对了一会儿,贺娄把那屋内又打量一遍,掀翻被子,挪坐去了榻上。“什么时候?大家不在京期间?”

“唉,也许吧。”

“几首诗?怎么发现的?”

“前几天……宫外听到了。”

“宫外?”

一声轻嗯。

“奇怪啊,偷了您的诗,竟还传去宫外了……”贺娄揉了揉下巴嘀咕,抬眼再问:“您再仔细回忆下,那那稿子谁见过?还有……您觉得谁最有嫌疑……”

心知肚明,上官完全知道自己最该质问谁。诗文莫名出现在梁王府,那武三思就是最大的嫌疑人。

可……

唉,唉!

如今,那头儿不管了,也管不了,她只能查自己这头儿,或者说至少查到那个奸细,才好质问 “元凶”。叹口气,犯愁的人抱起了头,低低语:“那诗作于去年行宫,我、莹儿……某夜雨后……唉,不好说,都有可能……”

没有线索,还一再划大范围,这让贺娄氏犯了难。大内对宫人,自然铜墙铁壁一般,但围墙再高再结实,也拦不住怀歹之心啊。

“这…您慢慢说,我们一起分析分析,至少大概排除一下啊……”

内舍人也掀了被子,转身过去,仰望屋顶回述道:“去年夏天,石淙诗会之后……那晚阖宫外宿,夜半山雨骤歇景色极好,我的心情和诗兴都不错,夜游时便将诗文写于芙蓉叶上顺水飘下……”

“叶子上?”

“嗯……那晚贪了几杯……”

“哦。”二娘没想还有这样一处过节。

“但我觉得关系不大,那时夜深人静,大家都睡了。”贺娄点点头,她相信舍人的判断。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……唉,因为没有记在纸上,后来给忙忘了。直到今年将再去行宫,我又记起了那诗,想着没作完,就想把它续上!”

“纸稿就丢了?”

“只因没了当时心境,一直接得不能称心。唉,这样算来,其实只丢了半首诗……这几个月里前前后后改过太多稿,我也难说……哪次出了岔子。唉!说不好根本就不在这屋丢的……”那头摇得越来越厉害,最后干脆一歪栽倒床上。

见那边绝望,贺娄这边也悲观了。——时间跨度长,经手之人多,找出那个罪犯的希望很渺茫了。“不管怎样,您的柜子得上锁了,并且这屋子以后‘闲人不得入’。还有……宫里识字的人越来越多,这也是个麻烦……”

“学习是好事,千万别因此碍了她们。”

无奈点头,心下仍旧纠结,她给舍人掖被道:“这事您就别管了!我已想到了最合适的饵儿和钩儿,不怕那鱼儿不上岸!”

上官不知二娘对垂钓也在行,不管怎样值得一试,便颔首认可。

躺回被里,望着屋顶,贺娄开始在脑海中一个个过脸,看着看着,眼前闪现出一张绝美的脸。巧的是,那榻上眼前也映着一张极美的脸,只是想到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颜色,心里的喜欢就少了。

“盛世将至。”

“什么?”若不是床下的回音,上官也察觉不到自己出了声,添了些声量答道:“春风吹苑东,新艳灼乾穹。情催桃李秾,名勋盖世功。阳和随处满,率舞颂盛隆。倏来闻唳鹤,垓下设伏弓。火熊熊,忿冲冲,情长转瞬空。美玉玦雕戈,绝色死英雄。”

上面言说得极快,榻下勉强跟着,因今夜心底早有一股郁结之气,又闻听那西楚霸王功败垂成,不禁脱口长叹:“力能扛鼎,到底双手!‘天之亡我’,如之奈何?”

讲着“盛世”,不知为何悲叹起来了,上官自己也诧异又听二娘惋叹,联想白日得到的消息,轻声慰语去:“尽人事,应天命,尽了力就好,不要苛责自己。”

扪心自问,的确已经尽力而为了;舍人说的道理自己也明白,可一想到与“典设”之职失之交臂,胸口就一阵发闷,被中暗暗攥拳,她闭了眼睛,“难甘心!我难甘心啊,事情竭智尽力做了,却敌不过一丝丝亲缘……”

上官陪着叹气,良久,再相安慰:“其实我们早该料到的。圣人年迈,疑思愈重……重用亲族虽易招致口舌,但却也最为稳妥。杨司正与庞典设这对姐妹的擢拔也便情理之中了。”

那闭眼的人摇摇头,只觉得一个七品小官,女皇就这样小心,有负一世英明。“虽说举贤不避亲仇,但亲王何时开始干涉内宫事务了?也就才三日不在宫中,竟发生诸多变化,唉……”不知再如何表达自己这份心情了,她抓被蒙了头。

床上人也难睡着,揣测着那人的意图。

若说结束了,为何还要牵结?若说没结束,又为何那般决绝?

难道他只想查出更多“罪证”,好将自己铁案坐实?

大不必。丽景门刑房虽关了,但他是亲王,要致人死地有的是法子……

上官婉儿不想再想了。

明天还有很多事,很多事还得她应付。

早起牵牛花,嘀嗒吹喇叭。

幽幽香兰草,深谷纤指掐 。

芙蓉白无暇,菩萨也爱它。

试问人间谁最美,

洛阳牡丹雍华贵!

天下万国人人夸。

小红豆和阿姐翻着红绳儿,唱着歌。嘴角弯弯,莹儿继续下笔:阿妹一切安好。

将寄给花儿的第二信。

上一封没有回信,但她不恼。一是学会了舍人那份淡然;更主要她知道花儿可能找不到人代笔。

“好啦,给我,没得玩了。”二姐给小童梳好了小揪揪,索要那根发带。被“没收”了玩具,两个孩子顿时索然。桧儿瞧见,逗趣笑: “那支童谣,谁教的啊?”

“阿婆…”

“要叫老夫人。”

端正脑袋左右瞧了,贺娄捧起那小脸“呣”一大口,“很好!咱就叫阿婆!”

桧儿向书案一扫,见舍人未抬头。“好,就叫阿婆。阿婆家好玩吗?”

“好玩!有花…”

“还有什么呢?”

“有,还有……花,好多花!”

黑豆儿不想和她们一起无聊,拍拍屁股站了起来。

房中三个案子都有人写字。

晃了晃,她大摇大摆先了向舍人,倚去案沿儿瞅了半天,仅认出一个“人”;拿起水丞向砚台添了点水,磨了一会儿忽然一放跑了。第二案,柏儿姐不知又在抄写什么,一努嘴,小孩儿直接跳过。

“阿姐,这写得什么呀?啊?”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新书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