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女生文学网”最新网址:https://www.nswxw.com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女生文学网 > 都市小说 > 平似水,婉如歌 > 第67章 永夜

第67章 永夜(1 / 2)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好书推荐:

距天津桥越近,那眉头拧得越紧。

李柏儿不知舍人忽然想起何事,但见她时时掀帘,神情又如此严峻,猜想那事一定万分紧急。

“停车!”这声来得突然,连车外都很意外:“上官舍人,还没到呢!”

“就这儿。”

舍人说是,那便不会错。柏儿想着先下了车,落地左右瞧过,向舍人伸出手,正向那高大的院门里望,听:“你就在此处等我,我去去就回。”

不好多问,侍女低头应命。

目送主人上了台阶,她问去那驾车人:“娘子对这尚善坊熟吗?这是哪里啊?瞧着好像……不是公主府啊……”

“公主府在另一条街呢,这是梁王府!”

“梁王府?”

柏儿猛然扭头,却见舍人已消失在宽大的宅门中。

内廷来人,王府自然不敢怠慢。

家仆很快请出内官。一见来人,上官立即疾步上前:“公公,烦请您通报一声,我有事急见你家大王。”

“啊,上官舍人……已经派人去请了。”满脸笑容,公公热情招呼:“还请稍坐饮一盏茶。郎君他马上就到,马上到……”

自己也觉得甚为唐突,勉强坐了下来,难制砰砰心跳。

“内舍人刚刚进城吗?听说陛下许了您探亲假,这……刚归京,老夫人尚未得见,便马不停蹄来王府……”王府宦官舀茶叙聊着,“莫不是陛下有何安排?”

“没有,私事。”

“哦,私事啊……”他延长尾音一拍,想引导她继续说下去,但见客人仅旁顾不住,只好递去茶笑:“您喝茶,喝茶。”

客人接了,放下了。

公公尬尴笑笑,再盛了碗,自己小口小口吃了起来。

坐了一会儿,不知怎地一直不见动静,他不得再扯闲话:“贺娄掌籍的妹妹好些了吗?昨天还和义父聊起呢。哦,我义父,御前的高公公,他总夸贺娄掌籍,说她做事认真,尽职忠心。这次妹妹伤了,听说她嘴里生好些泡,饭都吃不下呢!哎呀,姐妹情深啊……”

内官想着自己说了这么一大堆,内舍人总该能延展点什么了吧,不想,只见那边皱眉,心下顿时暗叫:糟糕,弄巧成拙了!这不给人添堵了?。

“您跟贵主拿那姐妹当亲妹妹一般,谁人求也求不来的福气啊!小病、小病,想来不日就……”

“高公公,麻烦您能再请一次吗?我真的很着急!”

“好!好!”他忙应着站起来,走出门,一声轻吁。

高公公走了,还有家仆,但他瞧来人油盐不进的样子,除了劝喝茶也不会说什么了。客人倒也配合,每次都点头,有两次总算端起来了,还是不往嘴里送。

茶不冒气了,家仆上起火,内下嘀咕:这是宫里来的人啊,三郎他……唉呀……难道府中来其他贵客?不对呀,满朝官员方才归京,谁不在家休整啊。既然无事,那为何如此怠慢客人?

那人低头想了许多,一抬眼正对客人探询的目光,“啊!您稍等!三郎杂事缠身,杂事缠身……”说着,退了出去。

厅中一空,上官的心也发空了。

再坐了一阵,失落渐渐替代了焦急,面前的境况其实很明显了。——人家不愿见。

不愿见的理由,还要对方亲自出来说吗?

自己都可以替他明明白白地讲出来。没有下逐客令,不过是他不想撕破最后的颜面罢了……

想着,上官站了起来。

“内舍人,我家三郎有请!”

一愣,须臾,她应道:“还请引路……”

家仆于前领着走了好久,感觉乃至穿过了大半个府邸,终于她忍不住问去:“不是……去正堂吗?”

“哦,不是,在后园。三郎正看素娥排演,您也知道陛下回京少不得庆宴的。”

她点点头,去年大宴的“鹤山仙人”已经见识了梁王府家姬的艺术造诣,正想着,歌声飘渺而至。

“夜夜恒飞银汉曲,朝朝常饮玉池澜。别有闻箫出紫烟,还如化履上青天……”

此文武懿宗才温过,她印象很深,一听便知是武三思的《仙鹤篇》。去年才作仙鹤舞,今年又歌仙鹤曲啊。若相问,她会说恐单一生乏了。对方会怎么说呢?

她不知道,因为猜他不会问她。

琵琶停了,古琴弦动,莺喉新起,越近听得越清晰了:“拂壑鸣喈喈,清云挂箜篌。且乘蜉蝣羽,亦享鹤仙悠……”

此诗头回闻听,虽仍有“鹤”“仙”字眼,但文风清新,若雨后晴空。

“可惜只两句……”上官低低嘀咕,想细听,已入目亭中众人。那边即刻收了音。

“三郎,上官才人到了。”

两厢见礼。

落座时,素娥带头站起,却被武三思手势压下。他一扬下巴,发令道:“你们跟着,上一支曲,重来。”

素娥移开膝上古琴,复将琵琶横抱怀中,拨子一下,金玉相撞,妙音即出。

妓人们当大王要与客人听曲闲话,可《仙鹤篇》乐曲过半了,他眼珠都没偏过一次,真的全然贯注,一心注意在表演上。客人也很无奈,等着等着,暗暗平复情绪,尽力致力去鉴赏。

“不好。”梁王语。

空气凝滞,素娥为首的众歌姬霎时垂首。

上官猜出缘故:新曲加了和声,如同汤中添乳,滋味变得顺滑而柔和。然,有得必有失。伴奏和声固然顺耳,却不若独奏独唱的清爽。既唱“仙鹤”,必当如飞旋峦巅、随波御风。清越之音,方显遗世独立。

“浊气。”梁王点评。

英雄所见略同,她不禁侧目一瞥。

“妾提议……”忽听前方女声,上官寻去,见是素娥开口。“众器悉去,只留一笙,还有……和唱稍晚起,拟作回声状。不知,三郎意下如何?”

见家主良久不答,她便看向客人。上官在她述说时已细想了,觉得可行,见她殷切看来,便微笑点了下头。

“验过才知。我有客……”

话好像只说了一半儿,人已站起大步走掉了。见众姬躬身相送,上官自己才慌忙起身。

“恭送内舍人……”娇声渐远,少焉,琴声又起。“蟾魄醒萤梦,新枕去固忧……”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新书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