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女生文学网”最新网址:https://www.nswxw.com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女生文学网 > 都市小说 > 平似水,婉如歌 > 第62章 夜奔

第62章 夜奔(1 / 2)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好书推荐:

公主虽来了行宫,却常见不到人影。

皇帝不管不问随她搞什么。内舍人不知道她在忙什么,也不能说完全不知道。这两日,她在自己院子里监工修假山,说一来增些风景;二来娟儿就有了专属的练习场。

见她干得如火如荼,上官也只能听之任之。

天气燥,皇帝跟着火气重,宫正局的人一时成了御前的常客。刚刚两个宫女不过多看了张六郎两眼,女皇就又叫来了韦司正。

听着殿外一声声竹片击肉,上官有些握不紧笔。张六郎则要淡定许多,事情虽因他起,但他有调整之法。——只要将那给女皇捶腿的节拍,错开哀嚎的节奏,事情就变得好的多。

“婉儿,你怎样看生死之苦?”

上面忽然抛下沉重一问,险些让抄写佛经的人惊丢了笔。暗下调整了气息,她恭顺回:“人事无常,生死在天,报应不爽,轮回复往。”答完抬眼,见张昌宗也很紧张,捶打的手居然悬空忘了落。

等了一阵儿,榻上还是瞧无声息。

对座突然发笑:“上官舍人啊,我觉得你的回答稍有偏颇。”

“还请张府令赐教。”

“你的话只讲了一半儿。佛云生死皆苦,却也道明解脱之法:锻炼心志,开悟智慧,跳出轮回,寂灭为乐。”榻上专注投来,他便放笔离位迎了上去。“此言与道家所倡‘无无’可谓同旨。而您也知道‘无无’不是真的‘空’,无即是有,是有的开始。”

半跪榻前,他仰望着那双眼。

“易之啊,我这两天鼻腔干得很……”女皇说着,捏了鼻尖。张六瞬间紧张,却将他哥哥起身一挡,“看药煎好没,好了端来。”

“不灌那些苦水啦!唉呀,越喝心越苦啊……”老人委屈大叫。

“那我去换成润燥的甜羹。”不及转身,张六被喊住:“哎,哎!多放些蜜!”

“好唻!”他向老人挤眼。

张易之也不闲着,将女皇袖子轻轻挽起,再一次给她把脉。

“无碍,无碍。您啊,就是这几天没睡好。”

老人长“嗯”一声,自己也知没什么大病。被服侍躺好了,也不困,她就枕着臂,看张五带人忙里忙外:先搬进来许多盆净水;又带人将数个大香炉抬得远远的。

张氏兄弟都是事必躬亲之人,尤其奉侍之事,素来尽职尽责。待张易之前后检查过,满头大汗拂着前襟再回御床前,发现那榻上人竟然两眼婆娑。

“您,您……”他凝噎着屈了膝。上官听见,赶紧放了笔,也跟着跪下了。

“我……我是不是老了?”

见满殿匍匐,又听这声,端羹回来的人一愣,旋而滚出泪来。

半天暗红,内舍人回到院中。

光亮从窗中透出,虽不见剪影,亦可知灯下人又在忙着走线。桃来李答,因为那座假山,二娘主动提出给公主绣一套被面。白天官家事,晚上自家事,闲暇皆绣活,夜半可能还要哄孩子,她的一日光阴就这样被排得满满当当。

“不急吃饭。”

听进来人这样道,贺娄缓缓坐了回去。

净了手,舍人盯着一缕袅袅青烟发开了呆。莹儿与柏儿对看一眼,一个上茶,一个趁机轻手轻脚将香炉挪走了。

再放碗,抬眼见案头空了,目光收回,须臾,上官向窗口站了起来。——此刻落日入虞渊,山林浸墨;唯迢迢紫红天地相接处,还有一抹蓝色,那里凝聚了太阳剩余在人世间全部的光辉。

侍女们不知舍人在望什么,只觉得二姐的走线一声比一声大,尤其线将拉直时,宛如渐渐绷紧的弓弦。

“莹儿,选几盆兰花,我们走。”

忽然一声,侍女下意识去看二姐,见她望舍人,又见舍人看自己,才匆忙出了屋。

贺娄再次站起来,舍人向她笑:“别担心,去去就回。哦,把屋内的灯点亮些!”看着窗外那一行人消失在假山后,她的心不知怎么猛地悬了起来,慌张对桧儿说:“你看着,我出去看看。”

桧儿应了声,放了针线问:“您去哪儿?要帮忙吗?”

“一点小事。去去就回。”贺娄说着拢头发,掸衣裙向门口,一掀帘,腹上撞上一坨黑家伙。

“二娘,又尿炕啦!”来人跺脚报,紧听厢房传来哭声。

“不是让你睡前不给水么!”

“我没给!”

“那哪来的尿!”

“尿脬子有病吧……谁知怎么回事,天天画地图!”姜豆儿极为委屈,跳起大叫:“二姐!都过界啦,淌我被子上了,好大尿骚味儿!我不要跟她睡了!二姐,二姐……”

小孩纠缠不休,大人本来就烦,又闻一声声嚎“阿姐,我要我阿姐”,一把推开眼见这个,先去解决“招魂”的。

桧儿叹口气,又刺一针,逐渐担忧天冷前这鸳鸯被恐难交上了。

守门的将军都很意外。

她们不知内舍人为何这个时间会出现在圣人寝宫门口,况她带了这些人和花。

为首的女将军走下来,未言先笑:“舍人为何前来啊?今日……今日好像听没说圣人传您侍读啊……”

“是没有。但想着近日圣人睡眠欠佳,特送几盆兰花过来,以望她安神好睡。”那边点点头,却也再次抱拳,道:“您的心意我们明白,可您也知道今年起圣人特别明令‘夜间非召不见’,张府令他们……都不能例外……您这……”

莹儿看看将军,又回头看看姐妹手上的兰花,心下打了退堂鼓,贴近舍人想劝明日再说,却见柏儿迈上前去。

“张将军,这样,”女孩一拱手,“劳烦您替我们叫一下贺娄大娘。让她把花接了,省得我们一路端来了又一路端回去。”

“贺娄大娘?”

“贺娄典籍,就是我们二娘的胞姐啊。”

“哦!贺娄凤沼的姐姐啊!”女将军马上跟了笑,一转头,叫了个人过来,“你,进去,小点声!”

穿甲的女兵开了个缝,钻入高大的殿门后。还要稍等一会儿,莹儿便扶舍人一旁休息。

“哎,二娘忙什么呢?最近老瞧不见人影?”

“二姐答应了贵主一套枕被,所以校场比以前去得少了。”

“哦,怪不得……”女将抿了抿嘴,瞬间指来:“诶!你怎知道我的姓呢?咱们好像……”

李柏儿顿时哈哈笑,“我们见过哒!去年归京庆宴,我们一起喝过酒哇!您酒量真好!”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新书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