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女生文学网”最新网址:https://www.nswxw.com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女生文学网 > 都市小说 > 平似水,婉如歌 > 第4章 你这又是何苦

第4章 你这又是何苦(1 / 2)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好书推荐:

“舍人,歇了吧。”

二娘铺着被褥,一转身,发现鹃儿还站在自己身后,疑问道:“你怎么不去休息?”

小娘子叫了声阿姐,就开始干张合嘴巴,好一会儿,回答:“您……早些休息,我退下了。”

“嗯,去吧。”水蓝看她出去,那边莹儿正好泼了水进门,她便接了盆放好,又检查一番床铺,才走到案前再次提醒:“不早了,舍人您睡吧。”

那人应了,却抬手上了额头,不断按着太阳穴。见舍人只有倦意无困意,二娘不由蹙眉,“药加量了,也不见强吗?”

“还是不见困,身上倒暖和了许多。”

“那改喝热酒吧,是药三分毒,别老用药……”她说着扶起舍人。

“还是一样的麻烦你。”上官摇摇头,走了两步,发觉莹儿一直后面跟着,回头说:“你也去睡吧。”

“温酒,温酒这事不难……”莹儿搓着手,慢吞吞看向二娘。不想,对方做事一向不拖泥带水,直接推她向门,“哎呀,去睡吧,睡吧。明天还得早起,今天已经跟我忙了一天了……”

莹儿一路不舍回望,上官便笑:“你贺娄掌设就指着你呢!”

床上躺了片刻,床帘开了个缝儿,上官见水蓝正看来,便问:“咱随驾去温泉宫的人定了吗?”

“嗯,小事儿。”

“带鹃儿吗?”

“您想让她去?”

见贺娄要起来,上官忙伸手阻,“躺着,躺着……我看你的意思。”

“哦……您不点名要她,那就留家里吧。”

“只留她,她心里……”

二娘长出一气,叹:“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呢,宫里一向如此。”

“她还小呢。”

“这里又何时看过年龄……”

上官趟了回去,望着帐顶缓缓语:“想着她们的年纪,我终有些不忍心。”

“到底各人有各人的命,既然来了,就看天吧。臣子看皇帝吃饭,咱们院子也一样不养闲人。”停顿一下,大侍女接道: “若她不行,我只怪自己眼拙,还给您添了麻烦。”

“哪里的话,不至于此。”

“怜着她,碍于我,害了您……”二娘还是起来了,给榻上人掖被子,掖着掖着,对方忽然抽出收来。二人持手对望一阵,才各有趟了回去。

帐顶黑洞洞的,像雨前集结的云,上官努力想看清那尽头,却被像拉进漩涡的小舟。

“梅花开了吗?”

寂静的夜,她忽听见自己的声音,醒来,慌张四望,见榻下那人闭目睡着,伸手出了被子,将帘子拉得更紧了些。

“病好了,魂没了。”

车一摇一摆,上官也随着前后晃动。那话音没了好久,她方后知后觉公主在讲话。

“我说你,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!”太平一撇嘴,看向一边,很快又转回接着牢骚:“上次不知哪得的无明火,但好歹有点活气!现在可好,风景不看,诗不读了,彻底成了没嘴的葫芦。来来,说说!你脑子里到底想些什么?值得你这样冷着本大公主!”

上官被逼得向后挪了挪,避开对方眼睛才说:“没什么,就是出门时走急了……”

“落东西了?”

她摇头,又慌得点头。

“到底什么?”公主满脸不解,随即往后一歪,“管他什么!阿娘不应,也有我给!”

“不是……是有些话没和宫人交代。”

“嗨!就瞎操心!”太平甩了甩臂上披帛,又伸手过来,翻看那新衣的翻领道:“宫城搬不走移不动,宫人不痴也不傻,还当孩童……天天千叮咛万嘱咐的!”

“她确是个孩子。”

上官说着脑中映出小鹃儿失望的面容。

“哪那么些孩子,我看你拿谁都当总角小童!你要心疼,就先心疼心疼你眼前这个大宝宝!”公主说着向她张开双臂。上官忙推去,那人却不顾,努着嘴上前,将她箍得结结实实。

被抱的人好不容易得喘口气,“你还缺人心疼?争抢的排到长安了吧!”

“抢着?我怎么没看你在队里啊!”

“我打不过人家……”

“谁?说!我替你打他!”

上官知她是玩笑,但见对方拧着眉瞪着眼,赶紧道:“看你的样子,别人吓都吓死了。”摸向公主的脸,“放松放松,皱纹,皱纹……”

太平忙散了眉头,用指尖点压眼角,又拿出镜子捣腾一阵,忽道:“说真的,是不是真有人欺负你?”

“没有,没人欺负我……”她说着挑车帘,掀到一半手就松了,一扭头,公主正盯着自己。

“您要喝水吗?”车外问来。

上官忙支开帘子,“无事。我们不渴。”放了帘子,未坐稳,又撩起,“凤沼,你骑马累不累?要不要进来坐会?”

太平听闻,向外瞄了一眼,见那人回“不累,您和贵主只管吩咐。”

回身刚坐稳,上官听太平感叹:“不是吧,水蓝也改名字啦!”

“嗯,圣人赐的名。”

“瑶池、凤沼加上鸾台……宫里的仙境真是越来越多呦……”公主轻碰她手肘,“婉儿,你说我要不要也改个名儿?“

“不要!胡闹。”

“你看人人都改,我也想凑个热闹。大才女,帮我琢磨琢磨呗!”

上官看她煞有介事,不禁也认真了。“你的名字是你生来的荣耀,是一生的符号,他人求之不得,你却要弃了它?”

公主立即松了手,一挺身,“什么荣耀啊!名字对女人来说就是件衣服。起得好听点,自己心里美美,别人呢许会多看两眼……但其实呀,没人在乎!”

“怎么没人在乎?你的名字我就在乎!一辈子都不忘!”

“你看你,又生什么气呀!你是不会忘……但唤不得,书不得,留不得。公主又如何,说到底也不过是某氏,更何况我是个连姓都可以改的人。不说了,无趣,无趣……”她扭身向旁边一靠,闭了眼。

宽大的车内忽然有点压抑,上官婉儿气喘连连。她一向不信千百年来没有真女杰,她们不可比作天上繁星,也该如冠上明珠,为世人铭刻。此刻,公主的话让她胸中激荡,她无法言明具体那是何种复杂的感觉,只是隐隐感到一丝不甘,一丝愤怒。

二人下车前就又好了。第二天吃过晚饭,两人都忘了为何争论。

吃过晚饭,又聊了会天,公主就有点坐不住了,来回走,时不时掀帐帘。纸页上忽明忽暗,上官抬了眼,随她地上走溜儿两个来回就实在受不了了,问道:“三急?屁股疼?你这干嘛呢!”

太平走来轻轻一捶,“坏蛋!还不是为了你!”

“为了我?为了我,就老实坐会!”她说着递过一卷书,“来,咱一起看会书。”

“看书,看书!在宫里天天捧着就算了,出来还不放!我,我……我都给你烧了。”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新书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