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女生文学网”最新网址:https://www.nswxw.com,请您添加收藏以便访问
当前位置:女生文学网 > 都市小说 > 平似水,婉如歌 > 第31章 味道(上)

第31章 味道(上)(1 / 2)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好书推荐:

“阿姐。”

小豆奴暂放了蜡台,瞄了瞄姐姐高高肿起的眼睛,轻声问去:“你没事儿吧?昨晚好大动静,我听…有人哭了好久……”

“没什么,我犯错了。”对方抠着蜡油答。

“你惹舍人生气了?那真是你的不好了……舍人七夕都不得闲,都说行宫天天宴饮游山玩水,但你瞧她!最爱的书,都没时间收拾……果然香味都淡了,唉……”

小小的人儿抬头吸了吸鼻子,不住摇头叹气;莹儿则望着桌案上一叠水利图发呆,经过昨夜她觉得自己身上重了却也轻了不少,那些丢掉的分量让她的话也少了。

个人的事就是这样,别人知晓,不一定能理解;理解,不一定愿援之以手;帮忙,不一定能解决。真正的痛苦,只能自己消化,问题还是自己的,要慢慢解决。

少女想着一声短吁,又抠下一片蜡油。

“哎呀!不说不开心的了。那衫子好闻吗?”

“什么衫子?”

小孩儿笑嘻嘻凑了去:“别装糊涂啦,我都看见啦!小郡王的衫子,你不是闻了吗?”

“瞎说什么……”莹儿指尖猛剋案边。女童追着她躲开的眼,继续笑:“休想抵赖!我确定我看见了!”

那日女童熏笼边也是这般表情,柴萤知恐难蒙混不过了。当日找由头逃开了,可今日还找什么借口呢。

小女孩笑着笑着,忽向后一坐,道:“闻了就闻了呗,我也觉得好闻。”

“你也闻了?”莹儿转过涨红的脸,讶异瞪大双眼。

“是啊!”女孩很干脆。“我开始还以为你嫌薛大郎汗味重,可细瞧你的表情,哪有臭……还捧在怀里享受得不得了……”莹儿听此跺脚要走,被她拉住,“好,好,不说不说……我说我……”

“那你说,你怎么……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不告诉我,还赶我走,那我就自己探究呗!于是再给他扇凉时,我就悄悄往前靠了靠……”豆儿呲出了两颗兔牙,伸指抵在嘴边回想了又说:“一开始……没什么特别的,不香也不臭……啊,也不能说没香味,就是公主身上一样的熏香。但后来、嘻嘻嘻……可能我凑得够近!我终于闻到了!不是熏香,不是汗臭,不知是什么味道,觉得有点香又好像不是香,反正有点特别……阿姐,那是什么啊?”

“我,我也不知……”

“是什么呢?那味儿说不上来……竟然公主、舍人身上都没有!宫里这些个人也见谁有……“女童搅动脑汁思索着,忽被一点额头。“你这孩子!不好好应差事,天天像个狗儿一样到处瞎闻!我看,别叫豆儿改叫狗儿好了。”

“你才狗儿,阿姐真坏……”小孩儿撅起嘴小嘴儿,转瞬却又指着自己鼻子笑,“不过我能给舍人当差,还真靠了这鼻子!“

“嗯?”

“舍人拿了几个瓶子,就我能辩得清,就调这儿啦!”女孩想起那段颇为得意,晃了晃脑袋,两个垂髻一摇一晃。

“瞧把你能的……”姐姐又点小丫头额头,她却瞬时环抱来。“当然比不了阿姐了,阿姐又会写字又会算术……”

“好啦,又吹捧我,干活啦!”她推她向烛台。

女童勤快麻利,灯具杂尘渐去,银器逐个亮了起来。再一会儿,轻快的小曲儿随升起的太阳一起亮了起来。

莹儿做不到女孩那般心地,这么快忘了那丝余味,走至窗前,围墙清晰,似比昨夜还高。

曾经以为走出掖庭便是自由,如今才知晓自己多么幼稚。

有些人就像一种味道,说不清道不明。望天地,红肿的眼又发难,泪落到嘴里尝得个人滋味。

“紫儿,”帐帘内低唤,“几更了?”

榻下窸窣,确认后劝道:“您安心躺吧,天亮还早呢……”

上面翻了身,良久传出一响轻叹。莹儿还迷蒙,一尾叹惋入耳,瞬间再无睡意。身后阿姐已经掀被坐了起来。

“您睡醒了?”

又一声感喟。“我睡不着……”

“现在的方子怕是不好,阿妹备药备少了……要不明儿就派莹儿回去取吧?”

帘开,帘的内人摇摇头,又一阵,才道:“不必费事了,不是药方,是我所枕……那个,我那个,那个枕头呢?”

换了人嗟叹:“这……阿妹说留着是病,该、该是……”

“唉……”

贺娄嘭地跪坐榻前,声音颤抖:“克、真的克服不了吗?这新枕,它,它不能替代吗……”

屋内无声了。

“舍人,以前的多大的苦您都吃了……您不能这样,公主要伤心的……您有母亲,您还有我们……”

“娘,阿娘……”

“是啊,她还盼着您呢。”

“水紫,我好累,我真的好累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我们都知道。但您不能倒……贵主需要您,我们……天下人都需要您……”

那人喃喃“我不哭,我不哭”,中止了抽泣。“你要回去了吧……”

莹儿没听见大姐回答。

昏暗中一个姿势久了,骨头的关节酸麻起来。

“我也需要您!”,她方才多想说出来。

适合了新环境;工作上手也快;舍人带自己到行宫;甚至觉得过了长身体的年纪,自己长高了……这些过去几个月的得意,在长长的迟疑中变了味。

她不想动,不能动,也不敢动,害怕在此一动,什么就会轰然倒塌了。

园子变冷清了。

舍人来谈事,莹儿跟随逛过;也独个来讨过花;后与看园人熟了,呆的时间也长了。

现今,公主的花园仿佛成了她一个人的园子。

蝶蜂热闹,枝头娇俏,少女却只低头盯着脚边——一只蜗牛驮着壳慢慢地爬了半天,不知要去哪儿。

“给!”一朵小红花跳出来。

莹儿没接。

看园人不恼,下了一阶,挨她也坐了,再次递去:“送给你!监丞赏的,很好闻是不是?”

芳香飘来,在这个时候很难得,莹儿默然点点头。

那娘子便笑了,将花簪好当她领了情,也瞧见那只蜗牛,道:“大旱天,也就这儿了,还能有这个……不枉我们一桶桶往回拎水……”说着捏了起来,前走几步将它放入草丛,回来时带了几条兰花叶子。

“正月里来什么花儿开?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页
新书推荐: